石斑鱼

哥们儿,你摊上大事儿了(三) 沈裴现代au 沈炼/方原

莉安喜欢上小保姆啦


第三章

  方原推了所有的工作,心神不宁地蹲在家里照看病号。沈立安说来也是奇怪,初遇时戾气满满,这些日子竟然真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窝在房间里养伤,平时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,连门都不出,天天皱着眉盯着他的手机,好像那是他宝贝的一条命似的。

      足足三天,流氓先生真的没给他惹出什么麻烦。

  惹了麻烦的是他自己。

  两个男人窝在家里吃了三天,冰箱终于弹尽粮绝,方圆只好打了声招呼就出门买菜,然而回来时连自行车都没停稳,屁股后头就被人怼了一脚。睡了三天的沙发,方原腰酸背痛地趴在地上哎哟了半天,一抬头瞧见了那个似曾相识的胖子。

  “还真是你这孙子,”胖子打了一个浑厚的酒嗝,“丫的居然还敢在这片儿混!”

  “神经病吧,你谁呀!”方原心疼地瞄了一眼满地打滚的西红柿,嚷嚷回去。

  “你说我是谁?”这时他才注意到男人脸上还没愈合的伤疤,胖子满脸横肉地一步步向他逼近,方原边往后磨蹭,边伸手慌乱地摸索着防身的东西,可惜除了西红柿什么都没摸到:“哥,这还没半夜呢,你又想打劫呀?”

  “我打什么劫,我打你!”男人一个箭步上来,方原才知道什么吓得呆若木鸡不只是个说法--他脚下一软,本想站起的身体又蹲了回去,他抱着头紧紧地闭上了眼。

  预想中头破血流的场景迟迟都没发生。再睁眼的时候,方原看见自家养着的流氓正在虎虎生风地揍着那个抢劫犯--这场景几乎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,不过在影院的霓虹灯下,男人套着他的背心,汗津津地挥拳的样子倒真衬托出了几番英雄气概。

  得亏天色晚了,电影院四周都是老居民楼,除了看热闹的夜宵大排档,也没什么人出来围观--方原只好眼睁睁看着沈立安第二次把那个倒霉蛋揍得屁滚尿流,末了他才凑上去,悄悄地戳了戳男人的后背。

  “差不多得了啊,邻居要报警了,”他小声说。

  沈立安侧过头看了他一眼,或许是方原的错觉,看着自己的时候那双眼睛里少了些戾气。他一把拽起男人的衣领:“你来一次我打一次,带多少人都一样,清楚了吗?”

  胖子眯着一只乌青眼接连点了好几下头,鼻血溅在了他的白背心上,沈立安嫌弃地撒开了手,站起来和方原一起看着男人仓皇逃窜。

  方原呆滞地看着胖子落荒而逃,再一扭头流氓已经收拾好了满地的狼藉,领着两个塑料袋看着他,无辜得好像刚才把别人揍得满地找牙的不是他。

  “哎你是不是有暴力倾向啊,”方原眨了眨眼,“法治社会,以暴制暴不可取你不知道啊?”

  “那你有胆子报警吗?”

  “我怎么不敢,我不是没来得及嘛!”

  流氓先生勾起嘴角笑了,眼角都夹出了小小的细纹,方原愣了一下,想不到他真笑起来还挺好看的。

  “走走走走走把菜拿回家,”方原忍着内心的小激动,脚步轻快地推了一把走得慢吞吞的沈立安,“哥给你做红烧大排,”

  “衣服一会儿帮我洗哦,”

  “好好好你力气大你说什么都行。。。”

  -----

  沈炼一边扒蒜一边看方原在灶边忙活。

  他这几天钻研出来了,方原的那张圆脸,乍一看没什么稀奇的,远没有自己的锋利,但是属于越看越耐看那型的--按照老陆的说法,那就是适合娶回家的。

  被暗算之后他给局里打了几个电话,老陆明里暗里暗示着他先不要轻举妄动,低调行事,等他们收了线再回局里报到,正好这间破败的老电影院人烟稀少,他就暂且赖了下来。那晚又出手救了方原一命,那就纯属巧合了。

  不过,沈炼瞥到方原眼里没藏住的一小丝崇拜的时候,心里还是有些小自豪。Pose摆得不错,他记得自己那时晕乎乎地想。

  那晚后方原对他的话总算多了起来。说实话,如果打一架就能收获方原这么一个话多的不行,笑起来傻呵呵的朋友,那么其实也不亏。方原脸上藏不住事,笑起来的样子和他昏过去时记起来的一模一样,像个偷腥的大猫咪,发起愁又蔫儿得仿佛全身的毛都被打湿了,几乎要让沈炼以为他本来就是这样一个无忧无虑,什么事都摆在脸上的大傻子。

  再后来,他听他讲故事,讲他的前妻,讲他的女儿,他的爸爸,讲他失去的一切,讲他从来没有拥有过的东西--他翘起嘴角,满足得像他那只吃饱了小鱼干的猫,有时又垂下眼睛耷拉着眼角,亲切地好像那些命运的打击和甜蜜一起都被他全盘接受了。

  沈炼理解又不大理解男人的逆来顺受。不是他不能接受,只是干自己这行,结婚生子善始善终的人,始终太少,这些年他又早就习惯了一人一猫的生活,男人嘴里的柴米油盐,喜怒哀乐,总是隔着层纱。但是他气鼓鼓地数落自己不近人情的样子,沈炼心想,比其他人总是要不那么讨厌一点儿。

  男人又往锅里撒了一把什么,屁股的晃动让他的伤痕痒痒的,心里有一股不明的醋意,他抓了一把已经结痂的伤口,不大能明白为什么有人愿意把方原这样看似软乎乎,实则硬得像块儿钻石的男人给弄丢。

  方原手起刀落,砧板敲得咔咔响,哼着什么小调把切好的火腿往锅里倒。等沈炼反应过来到他对那个围着围裙的背影着了迷的时候,已经过去一刻钟了,或许比他意识到的更长。

  “好嘞,”方原笑眯眯地端着汤摆上桌,桌上的四菜一汤冒着白烟,熏得沈炼眼里热热的。

  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方原接过沈立安递过来的筷子,夹了一筷子白菜放进嘴里,这才接起电话。沈炼刚被男人被烫到的表情逗得忍俊不禁,方原的表情就变了。

  “怎么样啊姐夫?这几个礼拜没给我整倒闭吧?”陶子欢快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。


评论(6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