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斑鱼

哥们儿,你摊上大事儿了(5) 沈裴现代au 沈炼/方原

最后一章啦

还是ooc都是我的锅

被首页虐惨 不择手段达到he的目的(?


  第五章(完)

  陶子迈上最后一节楼梯,抽了抽鼻子:屋里飘着一阵烧焦的气味,差点没给他熏一跟头,他一抬眼,方原两眼无神地盯着眼前的白墙,一下一下切着萝卜丁。

  “嘿你干嘛呢!”陶子赶忙关了火,“跟谁过不去别跟这红烧肉过不去啊!”

  “啊?”发着呆的人被推了一把,这才回过神来,盛了一大碗水往锅里倒,陶钧帮他拎着锅盖,对他咂着嘴:“都过去一礼拜了哈,你这篇儿还没翻过去呢?”

  “我就走个神,”方原拿筷子尝了尝咸淡,皱着眉往里又撒了点盐。

  “你那表情可不大像走神,”陶子趁机偷吃了一块儿,赞许地点了点头,“思春还差不多。”

  “思你妹去,还吃不吃饭了?”

  “哎哟,还真让哥们儿说着了?”方原侧过身,却让陶钧瞄到了发红的耳尖,“这沈立安,得帅成什么样才能让你这么朝思暮想啊,”他蹑手蹑脚窜到挂着围裙的男人身边,猛地把脸凑过去,“有我帅吗?”

  “把你那脸给我别过去,别给我捣乱。”方原一脸嫌弃地差点把炒勺呼他脸上,扎着辫子的男人撇了撇嘴:“还知道护食儿了,真没良心。”

  “你再瞎说我把这肉倒了哈,”方原转了个身作势要把锅丢进垃圾桶里,见着陶钧捂住了自己的嘴才作罢。靠在灶台上,他把火拧到最小,看着咕嘟咕嘟地汤汁叹了口气:“我就是纳闷儿,一没偷二没抢的,他怎么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了呢?”

  “人不给你留纸条了吗?”陶钧嘴上没个闲的,边啃苹果边得得,“哎,方原,这我就得教育教育你了,你说的好像你们多铁似的,你知道他住哪儿,家里几个人,是干什么的吗?你就知道一名儿,查了那么久也没查到,是真是假谁知道啊 。”

  方原被一阵哒哒哒憋地说不出话,半晌挤出一句:“我知道他养猫。”

  陶钧从嗓子眼里漏出一声笑来:“得了吧,那我还知道他是黑社会呢,”他把苹果核丢进垃圾桶里,擦了擦手,“哎呀他这一走,也算是给咱们省了麻烦了。”

  边上没吭声,他转过去一看,方原眼神幽怨地抄起了刀,粘板上的萝卜丁恨不得直接蹦到那锅滚水里头去。

  “哎你这是切萝卜呀还是榨萝卜汁呢,”他没忍住怼了句自家前姐夫,想了想还是上去拍了拍他的背:“天涯何处无芳草啊,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呗,你要是真动了那心啊,哥们儿圈里认识的人也不少,回头给你介绍几个。。。”

  “你有完没完啊,”男人炸了毛似的抬起头,差点把菜刀拍在砧板上,缓了缓又又转过了身,“我告诉你我没那个意思。”

  “成成成不说不说,”陶钧耸了耸肩,掏出手机瞄了一眼,“你看,来活了。”

  他把手机塞到方原面前,一个好友申请跳了出来:“我给你注册了一个公众号,你看,顾客一下就多了吧。”

  方原在围裙上抹了把手,接过手机。在好友申请的页面,黑猫头像的昵称栏只有一个短短的句号,留言是:“需要男保姆”。这倒是简单易懂,他扭过头试探地看了眼比他还兴奋的小舅子:“这靠谱吗?”

  陶钧冲他努了努下巴。

  

  没过多一会儿,屏幕又亮了。方原划开了屏幕,句号还是言简意赅。

  “在吗”

  “您好,这里是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公司,有什么可以帮到您?”他飞快地打出了这几个他已经烂熟于心的广告语,按了发送,出乎意料的是,对方回复的似乎不比他慢。

  “我想找个保姆,男的”

  啧,方原暗暗地想,陶钧广告上怎么写的,得亏点名要男的,不然上哪儿找女的去,他抬起手又回复了过去:“请问是什么工作性质呢?”

  过了半分钟,句号回复:“几个月没住,房子落灰了,想找人收拾一下”

  “好的没问题,今天下午可以吗?”方原信心满满地点了发送,打扫啊,绝活,当仁不让。他跨开腿坐在沙发上,有些紧张地盯着屏幕,准备随时把OK两个字发出去敲定这单生意。

  手机亮了又灭,灭了又亮,终于方原的眼前一亮,一个新的对话弹了出来。

  “两点以后,钥匙在地毯下面,你可以直接进去。”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站在公寓的门口,背着工具箱的男人和窝地毯上的那只黑猫大眼瞪小眼。毛茸茸的尾巴扫过自己的脚脖子,方原倾下身,仔细地观察着黑猫的身躯--怎么看怎么和那客户的头像长得一模一样。

  “人家是看门狗,你是看门猫啊,”他自言自语道,小心翼翼地伸出手,撸了撸它的脑袋,“小祖宗,你能起来一下吗?我不是坏人。”

  他拖长了语调,黑猫像是听懂了似的,站起身舔了舔他的手,然后撒娇地冲他裤腿上扒拉。方原把它搂在怀里,单手拎起地毯在下面摸索着,半天终于摸出了塞在最里头的钥匙。他站起身,艰难地拧开了门。

  胖猫一进了屋就像踏进了自己的地盘,撒着欢从两脚兽的怀里蹦到了地上,然后舒舒服服地冲着沙发上一躺,伸了个懒腰,阳光正好照到半个身子,好不惬意。

  方原笑了笑转身关上了门,时间刚刚两点过去五分钟,他四处张望着,喊了几句:“有人在家吗?我是来打扫的!”

  屋里一片寂静,他的声音好像也被四面空白的墙壁给吸了进去。如果不是因为那几张简单的家具和给猫喂食的两个小盆,说这里是个库房也不为过。方原走到桌子边伸手摸了摸,的确是有点积灰。他走进一旁的厕所,打湿了抹布,找到一个水桶开始灌水。

  突然想起,还没告诉房主自己已经到了,方原掏出了手机,屏幕蘸着水滴打不出完整的句子来,他只好按下语音:“您好,我已经到了,家里没人我就先打扫了。”

  对方只回了一个字。

  “嗯”

  方原被这一声嗯弄得浑身起毛,一边灌水一边想,是你自己要我进来的,这幅惜字如金的德行怎么和某个面瘫似的;他摇了摇脑袋,什么事儿他都能联想到那个消失了的痞子,连看到那只猫也。。。

  “喵。。。”

  一声猫叫软软地从他背后传来,方原扭过头,黑猫在他背后歪着脑袋,

  “我得干活呢,不然你主人回来得罚我钱的,”他一手拎起水桶,一只脚轻轻踢了踢猫咪的尾巴,小猫挺直了身子,不偏不倚跟在他身后。

  合着是想看我干活,方原边走边想,小家伙的脾气还真像沈立安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门打开的时候,方原正费劲巴拉地抬着胳膊擦客厅的吊灯。

  “您好!不好意思啊我在擦灯呢,您说钥匙就在门口,我就先进来了!”他大声喊道,一边拧干了自己手上的毛巾,水声刺激得黑猫一个激灵,嗖的一下冲着门口跑去。半晌,那个地方传来了一声,“嗯。”

  “我是您联系的保姆,”方原小心翼翼地擦着灯泡边上的缝隙,“刚才我看您的猫蹲在门口,我就顺便给抱进来了;那是您的猫吧?”

  “嗯,谢谢。”

  总觉得那声音有点耳熟,方原揉了揉自己的肩膀,从椅子上挪下来,黑猫从隔壁喵喵叫着溜回他的脚边,他鬼使神差地挪了过去:“您回来的真是时候,我这儿刚弄完。”

  男人的背影看起来很眼熟--当然眼熟了!方原简直想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挖出来,那件外套自己当时深夜里搓了一个多小时才抢救回来,现在就大摇大摆地挂在那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咬牙切齿地问:“先生,您怎么称呼啊?”

  “我姓沈,”男人侧过了脸,看到方原时,还是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,“沈炼。”

  “沈炼,”方原把这两个字在嘴里咀嚼了几遍,慢慢坐到了沈炼的身边的椅子上,“那沈先生,我活干完了,你是不是把工资给我结一下?”

  沈炼把回来的猫抱在身上,揉了揉他的耳朵,黑猫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坐在对面的男人,很是讨好的叫唤了两声。你个叛徒!间谍!方原心里冒火地瞪着它,早知道刚才就该把你锁外头!让你自生自灭!

      “我没钱,”

  “沈炼你是不是觉得把我当傻子耍很好玩儿啊!”

  方原刷得一下把抹布摔在刚擦完的桌子上,涨红了脸。他妈自己操着什么心还去救他?临走前一晚占自己便宜就算了,方原委屈地抹了把嘴唇,第二天自己就记起来了,妈的大男人亲了就亲了,凭什么他还成天在自己脑子里转悠来转悠去?还有今天,干了半天的活,碰上这个地痞流氓白眼狼,打又打不过,骂也没效果,还要算半天的旷工费。。。  

  “不是啊,”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围裙,方原喘着气一扭头,沈炼满脸诚恳,“我刚刚调职了,还没发工资,不如,把我自己赔给你?”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数月后沈警官才知道小保姆一度把自己当成黑社会的事实。

  下属殷澄表示,当晚沈炼把自己的制服带回了家。

  方原的前小舅子陶钧表示,当晚方原没有回电影院。

  当事人方原表示,沈炼你个王八蛋老子腰痛。

  被关在门外旁听了全程的小黑表示,喵喵喵喵喵喵?


The End

警察和小保姆的故事到此就完结啦(鞠躬

以后可能会写写日常(肉?)的番外,不知道各位想不想看

毕竟震哥和雷子都太可爱了我我我我爱他们

最后谢谢各位看官笔芯


评论(26)

热度(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