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斑鱼

哥们儿,你摊上大事儿了(一) 沈裴现代au 沈炼/方原

补上上次的脑洞

CP是沈炼和我爱男保姆的方原

战损警察x家庭煮夫au

深夜短打,特别短,大概几发完

OOC都是我的锅

------------

第一章  

      方原是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捡到小流氓的。

  那天月不黑,风也不高,是个出门买菜的好日子,刚刚擦完马桶的方原正提溜着一袋鲫鱼往回走--突然一把刀就架在了他的脑袋后面。 

  “别动,”一听就是膀大腰圆的声音在他脑后响起,“钱包拿出来。”

  方原紧张地咽了咽口水:“大哥,冷静,我没带钱,真没带。”

  身后的匕首往前又推了推:“骗谁呢?没钱你买什么菜?”

  他刚想说现在的菜市场都直接扫码支付,一阵仓皇的脚步声响起,那把匕首突然削着他的耳朵飞了出去--金属哐当一声落地,随之倒下的还有刚才还在他背后吆喝着的男人:“妈的!”

  那个男人咒骂了一句,措手不及地招呼着脸上落下的拳头,方原儍在了一旁,直愣愣地盯着不知道哪儿窜出来的,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。背着光他看不见他的脸,看体格,虽然不算瘦弱,那个勇士也比他小了一圈,而且一只手捂着腰,身子佝偻起来,出拳的力道恶狠狠的,但速度越来越慢,眼看着马上就要被骂骂咧咧的歹徒给掀翻在地。方原咬了咬牙,甩开手上的鱼,捡起地上的一个空啤酒瓶子凑了上去。

  哐当。

  歹徒安静了下来,瞪圆了眼睛,眼睁睁看着那个瓶子砸在身上的人脑袋上。“操,算你狠,”半晌,他甩开身上的人,连刀子都没捡起来,脚步飞快地奔向了小巷的深处。

  方原呆站在一旁,足足有一分钟,直到瓶子脱力地掉在一旁,他颤颤巍巍地扶起昏迷不醒的男人,刚想探探鼻息,却发现另一只抓着他衣服的手沾上了血迹。

  不会吧,我砸的是后脑勺,怎么肋骨还能出血呢?方原一边在心里抽自己大嘴巴,一边欲哭无泪地伸出手。

  还好,鼻子还有气息,胸口也还在耸动,他松了一口气,摸出自己大难不死的手机,一只手却拽住他的衣角。

  “别。。。”

  “哥们儿,我。。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是想打他,”男人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方原被盯得脸红起来,“我现在就给你叫救护车,你撑着点儿。。”

  号码还没输完,男人猛地抬手把他的手机砸在了地上,方原还没来得及骂街,男人又恢复了细若游丝的状态:“别报警,别叫救护车。。。”他吸了一口气,掀起自己的衣服,一片暗红色夹杂着铁锈味让方原喉头一阵翻腾,“求你,帮帮我。。。”

  然后他一个白眼就晕了过去。一时间小巷里唯一活动的声音就是那条被遗弃了的,垂死挣扎的鲫鱼。方原蹲在再次失去意识的男人身边,借着月光焦虑地端详了一下男人的伤势,他能闻见男人身上刺鼻的味道,似乎还扩散着的血迹黏在发皱酸臭的衬衣上。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小巷,狠狠地在心里扇了告诉自己这条近道的陶军几个巴掌,然后蹲起身,小心翼翼地把男人扶了起来。

  走到一半儿时,他才想起那条被丢在水泥地上,还扑腾着的鲫鱼--此时那条鱼多半已经咽了气,他暗暗祈祷自己碰上的这个麻烦可不要步了他的后尘。

  更正,方原是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砸晕了小流氓,并且扛回家的。


评论(10)

热度(48)